韩小炎:新起点从冬奥结束开始

1 17

韩小炎:新起点从冬奥结束开始

韩小炎:新起点从冬奥结束开始

2月日,北京冬奥会开幕的前一天,冬奥火炬手韩小炎,在八达岭长城上进行火炬接力的途中,回头看到了身后小海坨山顶的积雪,作为冬奥建设和赛事安全的负责人之一,在那里,他已经工作了四年。
冬奥结束后,北控京奥建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韩小炎的工作却没有结束,“把冬奥优秀的成果和丰富的遗产展示给更多人,要保护好、利用好冬奥园区,同样需要安全为先。”韩小炎说。
4月11日,延庆赛区山上的索道站台,韩小炎向记者介绍这四年的冬奥建设故事。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在没路的地方建设
2018年月1日,韩小炎正式到达延庆赛区,作为北控京奥建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主要负责生产、生态安全、疫情防护等工作,那时候,距离冬残奥结束的日期2022年月14日,还有整整四年。
延庆赛区是冬奥各个赛区中建设难度最大,施工周期最短的赛区,最高处海拔2199米,在冬奥建设开始之前,这里只是一片荒山,距离延庆县城18公里,山路也只到山下的西大庄科村。
“我到的时候,刚刚修了一条到半山的临时路,很陡,也很窄。”韩小炎说,和平地上的施工不同,山区施工格外复杂,材料上山是最大的困难之一,运输材料的都是大车,在陡峭的山路上经常堵车,临时路上那时候还没有护栏,一路都要有人值守,随时指挥交通、检查车辆、提醒司机安全运输。 韩小炎在索道上进行安全巡查。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在施工四年的每一天,现场随时可能发生危险,尤其是后期,每天有上万人在山上工作,“工程分散在山坡上的很多地方,工人们也都不是集中工作的,满山遍野都是工作的人,而且,很多工程都在危险容易发生的地方,甚至有一些工程,本身就很危险。”
韩小炎介绍,最危险的工程是人工挖桩,在山上打桩,机械上不去,只能靠人力,“1000多个桩,最大的直径只有1.5米,最小的0.8米,深度却有20米。”韩小炎介绍,“人工挖桩的方式,在平常的工程中已经不用了,但在山上,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完成。挖这种桩的时候,一个人在上面,一个人绑着绳子在下面挖,两个人一般是夫妻、兄弟、父子,因为对安全意识的要求非常高,井下变幻莫测,可能上面的人一走神的工夫,下面就会出现危险,所以必须要非常可靠的人才能合作。”
防火防汛都不能少
在山上施工,防火工作比平地上更复杂。
“尤其是疫情发生后,1万多人在山上,一周才能下来一次,山上必须做饭,防火就尤其关键,边上随时要有人盯着,一刻也不能放松。”韩小炎说。
工程中本身的火灾隐患,更需要严防死守,如雪车雪橇中心的建设中,大量使用钢结构建材,需要电焊,每一个焊点,都是一个隐患所在。
韩小炎站在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延庆赛区的智慧管理平台前,这里可以实时查看所有公共场所的情况。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为防止电焊引发的火灾,韩小炎他们想了很多办法,如每天都要上报动火点,把动火点分为高中低风险类型,尤其是高山上,风特别大,风险也很高,必须保证不起火,“一旦起火,就很难挽救,人上去都费劲,更不用说救火了。”
根据生产安全的标准,每一个动火点,都需要配备灭火器、灭火带等器材,同时要有专门的安全人员,在焊点旁边监察,“实际上我们在每个动火点,都配备了两个专门监察的人,同时,还在每一个小的区域内,配备了0人的巡查队,随时处理任何紧急事件。”
除了防火,山区施工还需要防汛,“和防火相比,防汛更复杂一些,主要是因为缺少经验,所以要对所有的工人进行培训,教会他们遇到汛情该怎么处理,比如说,不能往山下跑,不能随便乱跑,必须往提前设定的避险点跑。在汛情发生时,一旦慌不择路,发生危险的可能性就非常高。比如,跑的时候看到有块凸出的大石头,躲了进去,就很容易被洪水冲走。”
即便风和日丽,安全工作也不能放松,韩小炎介绍,山区气候复杂,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来一阵大风,那些焊点就非常危险,“整整四年,没有一天是放松的。”
大雪中的夜间防护
2022年2月4日,冬奥会开幕,韩小炎和他的团队,也迎来了最紧张的时刻。
从山下的冬奥村,到雪车雪橇中心,再到高山滑雪赛道下的缆车中心,只有一条路,而且,运送人员、物资的车辆都是大车,“必须保障赛事通畅,一旦出现应急情况,就要用最快的速度处理。”韩小炎说。
2月1日,小海坨山上,下了2015年以来最大的雪。大雪从凌晨下起,那时候,韩小炎刚下班两个多小时,“我是夜里12点多下班,吃了点儿东西,休息了一会儿,就开始下雪了,这时候肯定不能休息了,开上车在路上巡逻,随时准备处理应急情况。”
4月11日,延庆赛区的雪道上,压雪车还在作业。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从建设之初就负责安全工作的韩小炎,熟悉延庆赛区的每一个地方,了解每一个可能产生隐患的区域,因此,他也是赛事期间,设施设备等安全保障的最佳人选之一。韩小炎还记得,下雪的那一天,他在车上整整度过了12个小时,“开着车来回巡逻,要保证路面的情况,随时和除雪、扫雪的队伍联系,一直到当天下午点多,才第一次下车。”
特殊的保障给韩小炎带来了特殊的经验,“许多东西只有经过了,才能发现里面的学问非常复杂,比如除雪,有固体的融雪剂、也有液体的融雪剂,什么时候撒固体的,什么时候洒液体的,都有讲究。而且,融雪剂需搅拌,当时我们只有山下一个搅拌站,要负责10公里山路上所有的融雪剂搅拌,只能靠大车来回运输。这只是一方面,整个赛事期间,每一个环节,都在高度紧张中运转,好在,所有的保障工作都顺利完成,没有出过一次险情。”
冬奥之后未来更长
2022年4月11日,赛事结束近两个月后,赛场里的雪还未化尽,从冬奥村一路往上,经过雪车雪橇中心,山间公路延伸到山顶下面的不远处。一路上,都有工人在施工,韩小炎介绍,当前正在进行设备撤场即临设拆除的工作。
4月11日,赛场里的雪还未化尽。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虽然工作节奏稍微放缓,但韩小炎并未轻松。“赛事过后,大家都放松了,这时候尤其要注意安全工作,比如在奥运村拆除设备,不仅需要施工安全,还要尽可能不损坏村庄的路面、墙面等,为赛后利用打好基础。”
冬奥结束了,但赛区的设施留下来了,这些珍贵的设施如何利用,利用中又如何保障安全,是留给韩小炎和北控集团的新题目。
韩小炎站在赛场的一处阳台上,在这里可以看到延庆赛区所有的建筑。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记者在赛场看到,大部分临时设施已经拆除,冬奥村、雪车雪橇中心、高山滑雪中心等区域,都有工人在进行维护修整,还有一些冬奥元素被保留了下来。“有很多冬奥元素都会完整保留下来,让以后的游客能感受冬奥理念,冬奥精神。”韩小炎说。
据了解,在赛后,延庆赛区将向游客开放。目前,预计在五一开放,因疫情等不稳定原因,具体开园时间、接待规模都尚未确定,“我们的预案中,开园之后,可以在上万客流的情况下,提供游览秩序、游览安全、防火防汛等方面的保障。但具体开园的时间,以及是否会限流等,要根据防疫政策随时调整,目前还不确定,”韩小炎说,“但我们已经在做最完善的准备,让冬奥遗产得到最好的利用。”
延庆赛区正在进行赛后整理,为未来开放做准备。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对韩小炎来说,四年的冬奥保障经历,是他弥足珍贵的经历,“建设和赛事保障的时候,没时间想,等到结束了再回想,挺感慨的。过去四年,有艰苦的工作,也有艰难的挑战,但同时,这些也是难得的机会,让我们得到了很多珍贵的经验,包括在安全保障中精益求精、一丝也不能放松的理念。在未来,我们会让这些经验和理念延续下去,为园区提供更好的保障,也让更多人感受冬奥精神,大国风采。”
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摄影 王颖编辑 张树婧 校对 柳宝庆

标签: 无

发表评论 (已有17条评论)

评论列表

    本站网友 竞走的好处
    3 minutes ago 发表
    韩小炎还记得
    本站网友 苹果胡萝卜汁
    0 second ago 发表
    也让更多人感受冬奥精神
    本站网友 营口纽约纽约
    27 minutes ago 发表
    挺感慨的
    本站网友 你是我今生该等的人
    23 minutes ago 发表
    “但我们已经在做最完善的准备
    本站网友 华为云主机
    29 minutes ago 发表
    在焊点旁边监察
    本站网友 openlab
    14 minutes ago 发表
    随时准备处理应急情况
    本站网友 wyt
    26 minutes ago 发表
    防汛更复杂一些
    本站网友 7看7看
    25 minutes ago 发表
    就很难挽救
    本站网友 南京地图找房
    1 minute ago 发表
    休息了一会儿
    本站网友 升压电路
    24 minutes ago 发表
    很多工程都在危险容易发生的地方
    本站网友 天坛口腔医院
    26 minutes ago 发表
    利用中又如何保障安全
    本站网友 宝石公园
    9 minutes ago 发表
    冬奥火炬手韩小炎
    本站网友 鹰击12
    16 minutes ago 发表
    要保证路面的情况
    本站网友 德施曼
    21 minutes ago 发表
    当前正在进行设备撤场即临设拆除的工作
    本站网友 上海体适能培训学院
    26 minutes ago 发表
    作为冬奥建设和赛事安全的负责人之一
    本站网友 吻胸视频
    5 minutes ago 发表
    因为对安全意识的要求非常高